当前位置:警情通报
警惕网络诈骗 冒充老板入QQ群 28万骗进囊中
作者:    时间:2015-08-12
 
来源: 大众网
 
接到一个“北京市出入境管理局”电话,51岁的闫女士陷入了一场精心编织的电信诈骗骗局。不仅自己辛苦半辈子的积蓄被掏空,连弟弟妹妹委托她代为管理的股票、基金等理财产品也被不法分子分两天转走。直到她借钱交“担保金”,家人才意识到她她完全被骗子“洗脑”。安全专家表示,受害人遭遇的是一起典型的“社会工程学”诈骗。目前,公安机关已经受理此案。
 
一个电话张开诈骗大网
 
1月20日上午,记者来到受害人闫女士家时,她正在整理被骗的相关材料。闫女士今年51岁,已经退休,孩子在外地工作,平时家里只有她和患病的老母亲两人。说起被骗一事,闫女士禁不住流泪自责。
 
11日上午9点左右,闫女士接到一个陌生来电,对方自称是北京市出入境管理局的“韩警官”,他非常严肃地告诉闫女士,北京市出入境管理局截获了一份北京市东城区顺丰网点寄往青岛的快递,里面是一本假护照,护照信息为闫女士。
 
对方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还把截获的快递单号告诉闫女士,同时告知,北京市出入境管理局已经向检察机关提起诉讼,诉讼号为“A030689”。听到这里,闫女士由刚刚的疑惑开始变得有些担心。听闫女士极力否认此事,这位“韩警官”询问闫女士是不是身份证丢失了或者被人冒用了。闫女士称身份证一直带在身边,应该没有人冒用。
 
交流至此,“韩警官”说,闫女士名下有一张北京东城区招商银行账户,这个账户因涉嫌洗钱已经被北京市检察院起诉了。
 
随后,“韩警官”让闫女士保持电话畅通,稍后会有相关部门联系她。挂断电话后几分钟,另一个陌生号码给闫女士打来电话。对方自称是北京市检察院的“陈检察官”,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陈检察官”让闫女士挂断电话,然后拨打010-114查询来电号码。闫女士一查,发现这个号码后8位果然是北京市检察院所有,于是心里对对方的信任又增加了一些。
 
一张“通缉令”压垮最后防线
 
“陈检察官”告诉闫女士,近日,青岛当地一家银行的负责人刘某某被公安机关逮捕,据其交代,闫女士曾将一个银行账户转让给他,而这个账户被公安机关查证洗钱,涉案金额高达数亿元。
 
“陈检察官”说,经过初步查证,闫女士本人可能是被人冒用身份信息,但即便如此,如果闫女士无法自证清白,也将因此受到法律制裁。
 
“陈检察官”要求闫女士先在电脑上下载一个公安系统的杀毒软件,以防止内部信息泄漏。闫女士按照对方要求下载安装了一个软件,然后输入对方告知的网址,进入一个“最高检察院”的网页。闫女士输入了个人身份证号后,网页立即弹出了一张通缉令,把闫女士吓得瘫坐在沙发上。闫女士说,这张“通缉令”是压垮她警惕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此后,“陈检察官”提出,检察机关需要对闫女士名下账户进行清查,要求其配合工作。得知闫女士名下唯一有存款的账户有U盾防护后,陈检察官要求她把优盾插入电脑,然后打开网上银行。“陈检察官”说,为了防止检察机关在清查账户时泄密,需要陈女士在电脑上蒙上布,同时离开电脑。闫女士完全照着做了。几分钟后,“陈检察官”要求闫女士按住电脑电源强制关机,以防止泄密。
 
为了配合“检察机关”,闫女士跟几位“警官”、“检察官”从当天上午9点一直沟通到下午3点多,期间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做,家中老母亲看她表情凝重,也没敢多问。
 
骗子着急套现,在最低点抛售股票
 
1月12日上午,那位“陈检察官”通过skpe软件与闫女士取得联系,他说自己又跑了一趟检察院司法部,检察官同意当事人提交20万元作为担保金,案件查实后,这笔钱将如数退还给闫女士。闫女士说,自己手头没有20万元,需要向亲朋筹款。“陈检察官”提醒说,担保金提交截止日期为1月18日。
 
着急为自己洗脱“罪名”,闫女士给自己嫂子打去电话借钱救急。“我哥哥一听我这两天的情况,大喊了一声‘坏了’,让我赶紧查查银行账户。”闫女士跑到银行柜台一查,账户里仅剩224.32元,几十万存款及理财产品不翼而飞。记者从银行出具的清单看到,1月11日,账户里转出两笔钱,一笔269700元,另一笔130000元,1月12日,账户又转出了101420元,三次共转走501120元。
 
闫女士说,这些钱里有理财产品和股票,对方居然全都变现了。“11日当天股市相当差,他们着急变现,把股票全在最低点抛售了,按照现在的价格,光股票就损失了20多万元。”闫女士说,这些钱除了她自己攒的全部家底外,还有在国外的妹妹以及外地的弟弟暂存在她这里让她帮忙理财的。
 
经银行查询,闫女士损失的钱先是全被转入北京开户的一名刘姓账户户头,随后又迅速转移到不同账户并提现。1月13日,闫女士带着相关证据到河西派出所报了案,公安机关随即受理了此案。
 
公安机关调查发现,联系闫女士的多个号码均为网络电话虚拟的号码,而闫女士登录的网站则是不法分子炮制的钓鱼网站,其输入的所有个人及银行信息均被不法分子获取。要求闫女士将电脑蒙上布,则是不法分子利用软件远程操控转账。
 
■揭秘
 
一次电信诈骗15个工种配合
 
近日,本报陆续接到几起电信诈骗线索,涉案金额从数十万到上百万不等。记者采访发现,虽然不法分子假冒的身份不同,但操作手法却极其相似。
 
中国第一个网络诈骗全民举报平台猎网平台反网络诈骗专家裴智勇介绍,猎网平台基于对过去3年间网民举报的89484起网络诈骗案件追踪挖掘发现,即便是手法最简单的网络诈骗,也至少需要10人的犯罪团伙。从开发制作、批发零售到诈骗实施、分赃销赃,网络诈骗可划分出多达钓鱼编辑、木马开发、盗库黑客、电话诈骗经理、短信群发商、在线推广技师、财务会计师等15个不同工种,他们分工明确、协同作案,形成了完整的网络诈骗地下产业链。
 
记者查阅了近两年的电信诈骗案判决书发现,每一份判决书中涉案人员都多达10余名,他们划分为3线或者5线,由不同人员扮演不同角色,一步步诱骗受害者将账户信息透露给他们,最终完成诈骗。
 
报告介绍,今年前9个月,360手机卫士共为全国用户识别和拦截诈骗电话43.7亿次,平均每天识别和拦截诈骗电话1601万次。“若按照每个诈骗电话经理平均每天可拨打100个诈骗电话计算,拨打1601万次诈骗电话至少要有16万名诈骗电话经理。”裴智勇分析称,按每个诈骗电话经理对应10个产业链从业人员计算,16万名诈骗电话经理的背后就有160万名网络诈骗从业者。以人均月收入6000元推算,160万从业者的“年产值”至少为1152亿元。
 
■提醒
 
“社会工程学”诈骗旁观者也要警惕
 
裴智勇表示,尽管在旁观者看来,这类诈骗手段已经陈旧了,自己不可能上当,但从科学角度分析,闫女士遭遇的这类诈骗属于典型的“社会工程学”诈骗,当旁观者变成事件当事人,即便再警惕的人也可能会中招。
 
“社会工程学”电信诈骗不能等同于一般的欺骗手法。首先,骗子先通过各种渠道拿到许多电话号码;接着,为取得信任,冒充公检法或者银行总监取得被骗者信任,让被骗者心理放松警惕;然后,利用恐吓的方式让被骗者心理紧张,比如,信用卡透支、账户不安全、涉嫌洗钱、包裹发现毒品,这直接让被骗者感觉到恐慌;最后,提供帮助,在被骗者恐慌、大脑混乱的时候,提出解决方案,那就是汇款到指定“安全账户”。
 
安全专家强调,任何机构都没有“安全账户”,只要提到“安全账户”基本上均为诈骗,不要相信任何安全账号、涉嫌洗钱等陌生电话,更不要向任何陌生账号汇款转账。同时,年轻人要多向家中的老人讲解此类诈骗案件,因为受骗的很多都是平时不看新闻的中老年人。他们消息闭塞,对诈骗的判断能力较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