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安全提示
儋州电信网络诈骗缘何上当者众?花样百出
作者:    时间:2015-12-04
来源:海南日报
 
    作为全国8个重点整治市县之一儋州电信网络诈骗花样百出,呈现出新的特征,令人警醒
 
    电信诈骗,为何屡屡得手?
 
    人们时常会收到类似的诈骗短信。本报记者陈元才摄
 
    核心提示
 
    今年10月30日,在全国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上,决定开展为期半年的专项行动,并将全国8个市县列为重点整治地区,其中包括儋州。
 
    近段时间,记者在儋州进行了调查走访,发现儋州电信诈骗在10年之间历经了5个阶段,已呈现出一些新的特征。但尽管如此,电信诈骗采用的手段仍不外乎恐吓、利诱和“偷梁换柱”。这些手段并非没有漏洞,却为何屡屡得手?作为全国打击电信网络犯罪的8个重点整治地区之一,儋州又该如何下大力气,走出这一“黑榜”?
 
    本文从不同角度,剖析有关电信诈骗中的人与事,希望能对此次专项整治行动有所推动,也使广大读者能较为全面地了解事件真相和增强防范意识。
 
    缘何上当者众?
 
    近年来,诈骗案例频现报端,各省也加大了对防骗知识的宣传。但为什么仍有很多人上当受骗?记者调查发现,一些不法分子冒充“客服”或事先取得受害人精准信息,取得对方的信任,增加了诈骗的“可信度”;还有一部分受害人则是在利益的诱惑下,一步步“上钩”。
 
    1、有些受害者的贪婪让诈骗者都惊讶
 
    平头,方脸,说话斯斯文文,给人一副聪明的帅小伙的感觉。然而,他两手之间锃亮的手铐却与此极不相称。这是11月27日,海南日报记者在儋州市某看守所见到刘某某的第一印象。
 
    出生于1988年的刘某某,系儋州市南丰镇人,因涉嫌网络诈骗犯罪而被捕。
 
    刘某谋说,他在外面结识了一帮从事网络诈骗的酒肉朋友,因为对计算机感兴趣,从2013年起,他开始“跟班实习”。2014年,参与了朋友们策划的几单网络诈骗“生意”后,他渐渐地成为熟手。
 
    2015年6月,刘某某决定“另立山头”,于是买来电话机等设备,会同其他3人,在那大镇安下身来,以发布虚假中奖信息为手段诱人上钩。“我印象最深的,是分3次共得到3.2万元的那单‘生意’。”刘某某说。
 
    第一次,刘某某在群发的信息中,声称有人中了某电视节目场外观众幸运大奖16万元以及笔记本电脑等奖品。其中有一个李姓男子收到短信后,按提供的“客服”电话打过来,在得到“确认”的说法后,便信以为真,按要求往刘某某银行卡打入了人民币6000元,作为保险金。
 
    第二次,隔了三四天,刘某某告诉李姓男子,这次需要按奖金额度交纳1.6万元个人所得税。李姓男子再次按要求操作。
 
    第三次,又隔了四五天,没有收到奖金的李姓男子在咨询中被告知,需要交纳1万元激活被冻结的奖金,此人仍然如数奉上。
 
    如此轻而易举地就得到了数额不菲的钱,记者问刘某某:“他每次都会按你的要求打钱,你怎样看?”“这家伙太贪婪了!”刘某某说:“他想得到那16万元大奖,才不顾一切地给我打钱。”
 
    案件分析:
 
    “想钓到鱼,要找准鱼想吃什么。”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犯罪分子普遍认为他们以发布虚假中奖信息为手段的诈骗行为之所以能够成功,往往就是利用了人的贪婪。在诈骗的过程中,他们不断地挑起对方的欲望,让对方相信“天上掉馅饼了”,只要按他们的小要求做就可以得到大收益,然后受骗者便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按要求打钱给他们。
 
    对此,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海南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研究生党支部书记齐有伟认为,有许多人上当,也在于骗子使用的手段比较高明:得寸进尺法。这是利用了人容易接受小要求的心理,再用步步紧逼的方式,直到对方最终接受更麻烦的要求。
 2、个人信息泄露,骗子实现精准“钓鱼”
 
    2015年1月28日12时,中国羽毛球队知名运动员谢某某,手机收到一条机票改签的短信。此前,她在携程网上订了一张北京到深圳的飞机票。
 
    按照短信提示,谢某某与客服联系,并到北京西单大街一个ATM机前,向指定的银行账号转了10元手续费,在输入转账金额时,对方让谢某某输入她银行卡号的前5位并点击确认。谢某某银行卡号前5位是45635,故被转走45635元。当时,谢某某对此操作提出过质疑,但对方称,“这只是一个验证码,以确认是旅客本人操作”,但就是在那一瞬间被骗。
 
    谢某某迅速报警。公安机关根据银行取款机上的线索追踪,发现儋州市民邓某叔侄涉嫌此案。不久,邓某叔侄落网。经法院审理,邓氏叔侄均构成诈骗罪,判处叔叔邓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判处小邓有期徒刑1年4个月,各判处罚金4000元。
 
    案件分析:
 
    “尊敬的谢某某旅客,您预订的1月29日北京飞往深圳的HU7703次航班因飞行系统故障已被取消。为避免影响您的行程,请您及时联系客服,4006691262办理改签。敬请谅解,注:改签需10元工本费……”这是谢某某当时收到的短信内容。短信上,个人信息和航班信息清楚准确,很多人都会信以为真。因用户个人信息泄露,不法分子根据这些精准信息编造诈骗情节,让诈骗变得十分精准,成功率也极高。
 
    此外,在类似案例中,时间紧迫也成为实现诈骗的一种手段。他们会营造“剩下的时间不多了”等紧迫感,让人无暇多想,做出错误的判断。
 
    儋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二大队教导员陈奇彦提醒:在收到类似“航班取消”等短信时,要通过航空公司官网上的客服电话等渠道核实。
 
    3、收到短信“已转账”实际钱款“未到账”
 
    儋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二大队副大队长温春阳说,今年11月23日,儋州公安机关抓获诈骗犯罪嫌疑人曾某全、曾某驹等人。
 
    经审讯,这个诈骗团伙交代,他们假冒大型企业、知名单位的采购员,与网络卖家进行接触,谎称需要大量购买店家的商品,并索要回扣。
 
    温春阳介绍,在操作中,该团伙并不通过支付宝等平台交易,而要求受害者用网银将购物货款转账到卖家账户。当卖家确认收到银行转账提醒短信后,该团伙再要求卖家将回扣汇入自己指定的账户。
 
    实际上,银行发送的转账短信只表示发生了转账行为,并不意味着钱款到账。
 
    案件分析:
 
    银行的短信服务大家应该都很熟悉,可如今骗子却借此,利用短信通知让对方相信“汇款成功”,其实收到短信并不等于钱款已到账。查询钱款是否到位,最好的办法,是直接登录网银,或者去ATM机、银行柜台查询。
 
    骗术有何翻新?
 
    从知名人士到普通群众,领教过儋州网络骗子手法并中招者不在少数。一度猖獗的儋州电信网络诈骗,经历了5个发展阶段,呈现出一些新的特征。转移赃款的方式也从常规到前台或银行自助取款转为网上银行、POS机转账等,查处难度更大了。
 
    五个阶段
 
    现在,机票改签退诈骗类案件已占全部电信诈骗案件的60%
 
    儋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周有武介绍,梳理下来,该市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分为五个时期:
 
    第一阶段,2006年初至2007年初。儋州最早出现的电信诈骗犯罪是犯罪嫌疑人在网吧内发布所谓中奖信息,骗取办理奖品所需的手续费等。
 
    第二个阶段,2007年初至2008年初。该市犯罪嫌疑人安装私人用户宽带时,虚假登记宽带用户地址、姓名,使用小灵通作为客服电话诈骗。
 
    第三个阶段,2008年初至2009年底。犯罪嫌疑人将私人宽带安装在城乡结合部实施诈骗。
 
    第四个阶段,2010年初至2013年底。犯罪嫌疑人通过使用“网络400电话”,作为所谓的“客服电话”进行呼转,并从常规到前台或银行自动取款转为网上银行、POS机转账等转移赃款。
 
    第五个阶段,2014年以来。犯罪嫌疑人冒充机场售票中心工作人员,实施机票改签退票诈骗。据统计,这类案件占全部电信诈骗案件的60%。
 
    事实上,以上阶段是相对划分,每个阶段在以一种或几种犯罪方式呈现出来时,也不乏其他类型的犯罪案例。因此,这些阶段,在一定程度上有互相叠加的成分。
 
    四大特征
 
    窝点分布广泛、团伙分工明确、实行匿名运作、嫌犯年轻化
 
    归纳五个阶段的案例,周有武分析儋州电信诈骗呈现出四大特征:
 
    特征一,在地域上,窝点分布广泛。
 
    今年3月12日,广东公安机关派员来到儋州,请儋州公安边防支队协助调查一起网络诈骗案,并提供了嫌疑人在自动提款机取钱时的照片,但嫌疑人戴着口罩,只能确定其住在儋州木棠镇兰训地区。摸排过程中,儋州公安机关在美龙村联排房屋角落,发现“蛛丝马迹”,经反复侦查,确定这是一个网络诈骗窝点。3月25日,儋州、广东公安机关直奔目的地,抓获犯罪嫌疑人4名。
 
    周有武说,上面这个案例发生在偏远乡镇,而儋州那大、南丰、兰洋、和庆、木棠、中和等镇个别村庄,或周边橡胶林,都有可能成为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作案地。除了在乡镇农村,犯罪嫌疑人还在那大等城区租赁或购买住房作为诈骗窝点。
 
    特征二,在组织上,团伙分工明确。
 
    今年10月9日凌晨4时许,由儋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易向阳直接指挥的近300名警力,分成6个分队,乘着夜色直扑南丰镇南茶村。
 
    此前,儋州公安机关经过多方侦查,锁定南茶村藏着网络诈骗团伙。为了一网打尽,6个分队按计划到达各自指定位置。既有冲锋,又有外围,干脆利落地完成了任务:一举抓获28人,其中刑拘20人,现已逮捕17人。现场共缴获2辆汽车、6台电脑、30多部手机、10多万元现金等。
 
    据了解,南丰镇南茶村涉嫌网络诈骗者,属于家庭式团伙,他们分工明确,联系十分密切。
 
    另据介绍,除了这种家庭式团伙,还有一些不相识者,则靠电话单线联系,但合作却很默契。
 
    特征三,在手段上,实行匿名运作。
 
    电信诈骗团伙,他们大都采用匿名式运作。诸如,“网络400电话”客服电话、实际转接的手机卡,以及涉案的银行卡号,都在网上交易购买,没有实名登记,因此网络所显示的IP地址并非真实地址。这给侦查和追捕带来一定难度。
 
    特征四,在年龄上,嫌犯年轻化。
 
    “在儋州那大,不少未成年人热衷于参加‘作吃’。”本地人黎先生感慨地说。在儋州方言里,“作吃”原指“自食其力”,如今被一些年轻人拿来特指“网络诈骗”。
 
    事实上,在儋州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众多案例中,一些涉案者年龄并不大,就像上面提及的刘某某那样,先要“跟班实习”。在儋州一些团伙中,已形成了一套可操作性强的“教案”,便于传播和模仿,很快就可以让“实习生”成为“熟手”。
 
    如何道高一丈?
 
    构建协同打击电信诈骗的完整体系
 
    近年来,全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愈演愈烈。在这种大背景下,儋州公安机关每年都要开展多次打击行动。
 
    据不完全统计,2009年至2014年,儋州公安机关每年侦破电信网络诈骗案件100多起,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100多人,另协助外地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100多名。从今年8月14日至10月底,儋州抓获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97名,打掉犯罪团伙20个,端掉犯罪窝点23个,破获刑事案件80起,缴获赃款20多万元,协助外省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82人。而在11月1日开始的跨区域专项行动以来,截至11月27日,共抓获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37人,打掉地域性电信诈骗职业犯罪团伙6个,捣毁电信诈骗犯罪窝点6处,侦破电信诈骗案件25起。儋州还协助外省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16名,带破一批相关案件。
 
    易向阳介绍,儋州成立了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工作领导小组。
 
    据介绍,在未来的打击治理中,儋州将继续抓住两大重点:
 
    其一,重点打击处理多类违法犯罪人员。包括:机票退改签诈骗、网购平台购物诈骗、中奖信息诈骗等犯罪群体;非法获取、出售和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的人员;发送诈骗信息、拨打诈骗电话的人员;为诈骗团伙转取款的人员;开发、制作、发布恶意手机木马程序、网络投资虚假交易软件的人员;非法生产、销售和使用“伪基站”、窃听窃照专用器材、无线屏蔽器、“黑广播”等器材的人员;非法买卖银行卡的人员等。
 
    其二,重点规范治理系列违规行为。包括:违规出租电信线路的;违规批量办理、非实名办理手机卡、上网卡的;违规办理、使用“400”、“一号通”、“商务总机”等通讯业务的;使用非实名手机卡(包括移动通信转售业务)、上网卡(包括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宽带线路的;违规批量办理、非实名办理银行卡的;为诈骗团伙提供POS机套现的;提供银行卡给他人实施电信诈骗等行为。
 
    针对日趋翻新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手法和特点,以及持续推进的专项行动,农行儋州支行、工行儋州支行、中国移动儋州分公司、中国电信儋州分公司等单位有关负责人承诺,采取多项措施,从技术层面加大打击力度。
 
    针对一些年轻人甚至未成年人在实施网络诈骗后,因受到的惩处并不重,而屡教屡犯的问题,海南省二中院刑二庭法官雷琼艳认为,要依法判处一批罪有应得者,才能起到震慑作用。她介绍,目前我国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的法律,主要包括:刑法第266条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相关规定。
 
    不过,按照相关法律法规,未成年人受到的惩处相对较轻。齐有伟提出,要在全社会加大宣传教育力度。而更具体的做法,则应该对管制或刑满释放的网络诈骗犯罪者,尤其是未成年人,设立专门的教育基地,对他们进行正确的引导,使之不回到老路上去,从而培养身心健康的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