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警情通报
儋州跨省缉拿盗卖信息者 电信诈骗作案率已降78%
作者:    时间:2016-04-07
 
来源: 海南日报
 
  围绕电信诈骗活动产业链,儋州对初始端、终端发力,全方位打击治理
 
  电信诈骗“斩链”还需利斧
 
  儋州,全国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重点整治地区之一。有专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有专人打电话、发信息,精准的信息点对点发送,不精准的信息群发,一旦有人上当受骗,还有专人利用银行卡或POS机取款。儋州电信诈骗活动已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围绕电信诈骗活动产业链,儋州对初始端、终端发力,全方位打击治理。
 
  在初始端,切断精准信息源,跨省重拳打击非法盗卖公民个人信息,以及非法提供400虚拟电话号码等媒介的专项行动。在终端,公安部门就紧急止付、调阅信息等方面,与金融系统密切配合。
 
  经过治理,儋州地域性电信诈骗犯罪案件,从2015年11月的247起下降至今年3月的54起,相比下降78.1%。但要达到年内电信诈骗案件同比下降90%以上的目标,仍然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
 
  海南日报记者易宗平
 
  作案特点
 
  从“阵地战”转为
 
  “游击战”
 
  提起在乡下地毯式搜捕犯罪嫌疑人的情景,省公安厅派驻儋州的专案组民警麦尊杰印象颇深,他告诉海南日报记者,儋州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的活动范围,正从城市转向农村。
 
  2016年2月23日下午,麦尊杰与儋州市兰训边防派出所的4名民警组成小分队,深入木棠镇多个村,对有关电信诈骗线索入户走访。
 
  “咦,房子后面怎么有一条电线?”当小分队来到木棠镇道南村雅隆村小组时,有人小声说了一句。这家民宅伸出一条很长的白色电线,到了村子尽头,电线还在往后山延伸。
 
  小分队成员顺着电线走到后山时,发现前面搭建了一个蓝色帐篷,白色电线的终点就在帐篷内。
 
  藏身丛林的民警们远远望去,发现帐篷内摆放着两台笔记本电脑。一名男子一边操作电脑,一边警惕地留意帐篷外的情形。也许是操作暂告一段落,也许是觉得周围有点不对劲,该男子突然收起电脑等物品,大步走出帐篷。
 
  小分队当机立断,实施抓捕。
 
  该男子见势不妙,拔腿就往山上跑。说时迟,那时快。小分队合围上来,一起扑上去制服了试图反抗的该男子,缴获笔记本电脑两台,手机7部,以及银行卡、无线上网卡、银行U盾等一批物品。
 
  经突审,该男子交代:他叫赵某某,儋州市木棠镇人,利用网上购买机票和机票退改签业务进行网络诈骗。目前,犯罪嫌疑人赵某某已被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之中。
 
  无独有偶,这样的乡村合围并非孤例。
 
  3月13日零时40分左右,儋州市光村边防派出所民警乘着夜色,根据白天的侦查路线,悄悄摸到光村镇流水村后山密林的一处帐篷外。当确认诈骗团伙骨干分子都在里面时,民警们冲进帐篷,一举抓获5名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收缴笔记本电脑1台、移动电话16部、银行卡11张、对讲机3部和无线网卡等作案物品。该团伙成员,也涉嫌利用机票退改签进行电信诈骗。
 
  后一个团伙并没有从民宅牵出电线,而是把电动车电瓶改装后作为移动电源使用,供其电脑用电及夜间照明,同时便于随时收起物品乘车转移。事实上,该团伙十分狡诈,从2015年11月以来流窜于多个村,在山林中搭起一个简易帐篷,即可“开工”。一旦有风吹草动,他们就迅速撤离,与公安机关玩“躲猫猫”游戏。
 
  儋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周有武介绍,该市已持续10年之久的电信诈骗犯罪活动,经过公安机关多次打击,已由大规模“阵地战”变为流动式的“游击战”。
 
  对“阵地战”而言,2015年及其以前,窝点从城市到乡村分布广泛,团伙众多,规模经营,产业化运作。
 
  周有武说,除了在乡镇农村,犯罪嫌疑人还在那大等城区租赁或购买住房集中“办公”。而发布诈骗信息者一旦得手,就有专人同步到ATM机取款,或到有POS机的商店去刷卡兑现。在组织上,不但家庭式团伙分工明确,而且不相识的团伙在共同利益捆绑下,也合作默契。
 
  对此,公安机关大规模集中出击,多次捣毁城区或村庄的作案团伙。例如,2014年,广东、海南上百警力统一行动,在木棠镇高梨村抓获多名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又如,2015年10月9日凌晨4时许,儋州6个分队300名警力,乘着夜色直扑南丰镇南茶村,一举抓获28人,其中刑拘20人,现场缴获2辆汽车、6台电脑、30多部手机、10多万元现金等。南茶村涉嫌网络诈骗者,属于家庭式团伙,分工明确,联系密切。
 
  对“游击战”而言,2015年底以来,儋州不少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撤出城区,转移到偏远山村。但较之以往多名村民协同作案的规模化特点,如今已变得更加分散和隐秘。周有武说,一些村庄或橡胶林、山地丛林,都有可能成为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作案地。而公安机关也派出若干小分队,根据相关线索进行搜索打击,以“游击”对“游击”,从而实现各个击破。
 
  整治目标
 
  年底作案率要下降90%以上
 
  目前作案率已下降78.1%
 
  2015年10月30日,在全国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上,决定开展为期半年的专项行动,全国重点整治地区包括儋州。
 
  儋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易向阳介绍,近10年来,该市公安机关对电信诈骗违法犯罪的打击整治行动没有停止过。2015年8月14日,在全国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召开两个月前,儋州市公安局就组织开展了打击整治电信诈骗违法犯罪专项行动。
 
  据统计,2015年8月14日至2016年4月1日,儋州公安机关共抓获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321人,其中协助外省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174名;打掉地域性电信诈骗职业犯罪团伙28个,端掉电信诈骗犯罪窝点40处,侦破电信诈骗案件195起;缴获赃款66.741万元,冻结赃款2.1万元,收缴“客服”手机216部,手机卡76张,银行卡220张,电脑57台,小汽车30辆,自制枪支1支等物品。
 
  截至2016年4月5日,儋州市公安局共上报关停涉案电话号码3412个,报停银行账户656个。
 
  经过严厉打击,儋州地域性电信诈骗犯罪案件,相比下降78.1%。
 
  从作案率下降78.1%到90%以上有多少道坎?
 
  “通过严厉打击,有效压缩了电信诈骗犯罪的生存空间,取得了明显的治理效果。”谈及打击战果,易向阳同时也清醒地提出,“儋州防范打击电信诈骗违法犯罪的形势依然非常严峻,要达到年内电信诈骗案件同比下降90%以上的目标,工作任务仍然十分艰巨。”
 
  从作案率下降78.1%到下降90%以上,还有多少道坎要跨越过去?
 
  综合分析,儋州市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行动,面临六大难题需要破解:
 
  一是量刑偏轻。这导致电信诈骗分子在利益的驱使下,敢于冒险试法。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二庭法官雷琼艳认为,“要依法判处一批罪有应得者,才能起到震慑作用”。
 
  二是追缴赃款赃物力度不够。一些嫌疑人刑满释放后,还能继续享用诈骗所得财物,一定程度上纵容了诈骗分子。
 
  三是对同案犯打击力度不够大。没有最大限度地深挖案件,虽然一些诈骗案件主要嫌疑人已归案,但还存在漏网之鱼逍遥法外的现象。这需要全国范围内,对这样的打击行动携手、协同作战。
 
  四是源头打击效果不大。犯罪嫌疑人购买个人信息实施精确的点对点作案,但卖信息的犯罪嫌疑人落网太少,震慑作用不大。“某某家长您好!这是您孩子在校学习情况和我校评语,请下载激活查看:wafhdc.pw(校讯通)。”这条短信对接收者直呼其名,颇具迷惑性,一旦点击这个网址,就会被木马程序攻进,盗取受害者网银里的钱。
 
  五是平台潜力开发不够。利用公安部电信诈骗平台开展梳理涉及儋州诈骗的案件,经营部署、开展侦查的工作力度不大,另外对抓人、破案的录入进度缓慢、工作被动。不仅仅是加派人手,恐怕在工作方式方法上,需要大力改进,才能提高侦办效率。
 
  六是主动寻找网上在逃人员线索积极性不高。抓获网上在逃人员数量太少,造成儋州现存的全国上网电信诈骗逃犯多达154人。
 
  此外,部分接受了采访但要求匿名的人士指出,运营商和金融治理方面,在利益纠葛下,还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推诿倾向。比如,个别金融机构没能从源头上开展阻断和止付工作;又如关于黑卡治理,有的运营商并未有力地执行。
 
  “集结号”早已吹响。对照年底电信诈骗作案率下降90%以上的目标,多块“短板”,亟须拉长补齐。儋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铁刚表示,该市对打击电信诈骗专项行动的经费上不封顶,多措并举、全力以赴打赢这场攻坚战。
 
  防治举措
 
  全方位斩断电信诈骗产业链
 
  跨省缉拿盗卖公民个人信息者
 
  身高1.74米、留着寸头、方形脸庞、皮肤白嫩,显得很帅气。3月29日,海南日报记者在儋州市某看守所见到彭某时,示意他坐下。他用戴着手铐的手,也躬身挥了一下,微笑着坐在对面的座位。他是如何成为一个电信诈骗产业链上的犯罪嫌疑人呢?
 
  生于1991年的彭某,系重庆某票务公司原客服人员。“走上盗卖公民个人信息这条道路,纯属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回忆道。
 
  那是2015年3月的一天,彭某正在上班。突然,客服电话响了。一个同事顺手接过电话,里面传出清晰的声音:“您好!请问您是某票务公司吧,有预订机票乘客的个人信息出售吗?”
 
  “莫名其妙!”同事嘀咕了一句,“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预订机票乘客的个人信息,还能出售?这是无本万利的事啊!”正愁着买房子的彭某不由得怦然心动。
 
  下班后,彭某在网上搜索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的相关网站,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下家。头一次“供货”,他爽快地给对方免费发了100名乘客的个人信息。
 
  第二天,这个下家给彭某打了2000元钱,一次性“批发”了200条机票乘客的信息。
 
  “当时觉得,这钱也来得太容易了!”彭某感慨地说。瞅准“商机”的他,又通过多种途径,找到新的下家。彭某称,他最多时一天发出800多条个人信息,获利7000多元。
 
  参与侦办此案的儋州刑警李养善分析,无论以机票退改签洞悉乘客航班详情,还是通过“校讯通”直呼家长姓名,这种信息泄露有三种可能:一是黑客攻击,通过技术手段获取公民个人信息;二是储存信息的设备丢失,信息流落于他人之手;三是有“内鬼”利用工作之便盗取信息,转卖给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一般情况下,前两种可能性较小。如果遇到这两种情形,相关单位大多会报警。而第三种情形,却很少有人自动报警,因而让人难以察觉。
 
  打击400虚拟电话非法营运商
 
  “尊敬的谢某某旅客,您预订的1月29日北京飞往深圳的HU7703次航班因飞行系统故障已被取消。为避免影响您的行程,请您及时联系客服,4006691262办理改签。敬请谅解,注:改签需10元工本费……”这是谢某某收到的短信内容。
 
  2015年1月28日12时,中国羽毛球队知名运动员谢某某,手机收到一条机票改签的短信。此前,她在携程网上订了一张北京到深圳的飞机票。
 
  因为个人信息完全正确,且有400开头的客服电话,谢某某放松了警惕。她到北京西单大街一个ATM机前,向指定的银行账号转10元手续费时,按对方要求输入所谓“验证码”,被骗走45635元。
 
  用于机票退改签的一些诈骗电话,多以400开头,给人一种很官方、很正式的感觉。殊不知,这样的号码,也被运营商卖给了用于电信诈骗的个人。
 
  2016年2月22日晚9时许,经过多方侦查,儋州公安机关会同北京公安机关,在北京某个小区的私人住宅抓获胡某某。据公安机关介绍,在他的电脑里,查出了涉嫌向儋州等地电信诈骗分子非法销售400虚拟电话号码的相关记录。
 
  2月25日被押到海南的胡某某,是北京某公司负责人。当海南日报记者在儋州某看守所见到胡某某时,他连声说:“不该赚的钱就不能赚,以后出去了再从业时,再也不干非法经营的事了。”
 
  成立儋州市反电信诈骗中心
 
  儋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吴靖介绍,一个较为完整的电信诈骗流程为: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获取公民信息→发送诈骗信息→部分收信者上当受骗→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利用银行卡或POS机取款。
 
  围绕这样的流程,儋州电信诈骗活动已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怎样才能全方位斩断电信诈骗产业链?
 
  易向阳介绍,儋州正在推出多项新举措:一是一个拳头打出去。成立儋州市反电信诈骗中心,此中心设在市公安局,从相关警种和市工信、银监、电信、移动、联通三大通信运营商及各家银行抽人专职联席办公。二是出台专项工作绩效奖惩办法。三是全面启动最严厉的问责机制。推行镇党委书记、镇长、派出所长“三位一体”的捆绑责任制,以及加大对相关部门问责力度。
 
  针对电信诈骗产业链的初始端,儋州跨省抓捕彭某、胡某某,拉开了打击非法盗卖公民个人信息以及非法提供400虚拟电话号码等媒介的专项行动大幕。三大运营商纷纷表态,积极配合打击行动。中国联通公司儋州分公司副总经理冯仲青说,该公司已制定并实施进一步做好防范打击通信信息诈骗工作方案。
 
  而在终端,儋州市反电信诈骗中心联席办公,可以大大提高运行效率。3月30日,儋州市委市政府会同省市金融系统有关负责人召开座谈会,就紧急止付、调阅信息等方面达成共识。其中,工商银行儋州支行行长麦年红透露,该支行规定,员工在柜台截获电信诈骗信息,成功实施紧急止付的,一次性予以奖励5万元。吴靖提醒,儋州已开通报警、止付及举报的专线电话:0898-23399110。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海南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研究生党支部书记齐有伟认为,除了在法律、技术等层面加大打击和联动力度,还应该对管制或刑满释放的电信诈骗犯罪者,尤其是未成年人,设立专门的教育基地,对他们进行正确的引导,使之不回到老路上去,从而培养身心健康的一代。
 
  包括电信诈骗犯罪人员在内的刑满释放人员,怎样才能不回到老路?儋州市司法局社区矫正科负责人黎官富说,该局对服刑人员家人、刑满释放人员,协助解决生活保障、就业创业等方面的困难和问题,从经济上、思想上予以帮扶。(本报那大4月6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