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信息公告
“全民皆兵”整治电信诈骗 发案量开始大幅下降打防组合拳摘电白“诈骗县”帽子
作者:    时间:2016-05-10
 
法制日报——法制网
 
    “做生佬赚大钱”。
 
    曾记何时,这样一句俚语在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广为流传,而所谓“生佬”指的就是电信诈骗。
 
    从最早的“猜猜我是谁”,到后来升级版的“我是你领导”,众多电信诈骗事件不断上演,让这个2014年才撤县建区的粤西海滨小城从此备受诟病,甚至还被戴上“全国电信诈骗第一县”的帽子。
 
    一直以来,大量电白人都因这里是中国“老板最多的县”而自豪。如今,电信诈骗的“老鼠屎”却一下子坏了整锅粥,甚至让很多在外地经商的电白人都抬不起头。
 
    正因如此,摘掉“诈骗县”帽子,还电白一个清白,早已成为众多电白人的共同期盼。
 
    从一开始重拳打击全力清理,到如今打防结合、标本兼治,电白地区整治电信诈骗几乎已经发展为“全民皆兵”,当地电信诈骗的发案量开始大幅下降,电白人彻底清理电信诈骗的梦想正在加速实现。
 
    并不高明的诈骗手法
 
    “小X啊,明天来我办公室一趟。”大致从2014年起,很多人都接到过类似的电话。
 
    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大多“霸气十足”,用略带广东口音的话一再强调“我是你领导”,却又绝不表明他究竟是“哪路神仙”。
 
    一旦被询问具体情况,“领导”多半会立即“龙颜大怒”,气势汹汹地指责:“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以后还怎么在单位里混。”
 
    如果接电话者真的有一位广东籍领导,或是被电话中“领导”的气势所折服,一般都会在第二天被喊去“领导”办公楼下,中途又会接到新的指示,以各种理由要求向“领导”汇款……
 
    最常见的一种模式是“领导”声称突然有更大的领导要过来,自己要“表示表示”,但现在身上没钱,所以需要临时向接电话者借钱应个急。
 
    “其实骗术就这么简单,几乎都是一种模式,但偏偏上当者无数”,讲到这里,茂名市公安局副局长、电白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龙木兴一声叹息。
 
    龙木兴认为,如果非说其中有什么技术含量的话,那就是骗子很好地利用了接电话者讨好或畏惧领导的心理。
 
    龙木兴说:“尤其是当接电话者刚好正想求领导帮忙办事,便很容易落入圈套,此时大多数人只会把这看成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表功机会,根本不会往被骗的方向上去想。”
 
    据龙木兴介绍,“我是你领导”其实已经属于升级版骗术,此前大概在2006年、2007年左右,“猜猜我是谁”则是最初兴起的诈骗模式。
 
    相比而言,“猜猜我是谁”更加简单直接,骗子用一个陌生电话打过去,让对方猜他究竟是谁,其结果往往是,接电话者猜是谁,骗子就会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是谁。
 
    然后,一般的骗子都会寒暄几句挂掉电话,隔天便马上“遭遇各种不测”,如出车祸、打架嫖娼被抓等,然后以接电话者所猜的身份去找其“借钱应急”。
 
    茂名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三大队民警崔京说:“有狡猾的骗子在第一次通话后,经常还会叮嘱接电话者,说自己之前的电话已经换号,存上这个并把之前的号码删掉,目的是尽量避免接电话者起疑打电话核实。”
 
    如今看来,即使骗子再用心包装,这种骗术也很难称得上高明,可它却在盛行期间,让大多数人都轻松落入了圈套。
 
    龙木兴介绍说,有一个诈骗犯罪嫌疑人落网后曾交代,他最多骗了一名受害人3次,第四次实在编不出更好的理由才被识破。
 
    被妖魔化的电信诈骗
 
    以前提起电白,人们的第一印象往往是商道的发达。
 
    虽然电白只是一个人口百万量级的县域,但却造就了上百个在全球舞台上活跃的亿万富豪,电白商人甚至可以与潮商媲美,电白也因此被誉为“老板最多的县”。
 
    可自从出现了电信诈骗,随着人们口耳相传不断放大,外界人几乎很少再去关注电白的“老板”,后来更是严重到几乎只知道电白有“电信诈骗”。
 
    电白的电信诈骗究竟有多严重?夸张的说法曾有很多版本,比如电信诈骗最盛之时,电白的居民楼里、街道上、田埂旁、树荫下,乃至一个个山头上,到处都是打诈骗电话的人。
 
    茂名市电白区区委副书记潘伟强说:“电白的电信诈骗情况固然在一段时间里比较严重,但绝非像一些传闻中那么夸张。”
 
    茂名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三大队民警雷建民说,即使在电信诈骗最猖獗的时期,他也没有亲眼看到过所谓比较夸张的诈骗场景。大多数骗子都是躲到没人的地方打电话,有的为逃避打击甚至跑去外地租房子,很少有明目张胆打诈骗电话的人。
 
    然而在电信诈骗投放出的阴影下,电白的声誉日渐走低,甚至已经影响到在外经商的电白人。
 
    崔京说:“据反映,有的电白商人在外做生意要贷款,银行一看身份证是电白籍,马上要求其出具相关部门的证明,证明其不是电信诈骗分子,对于电白人而言,这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过去一段时间,关于电信诈骗能够“快速发家致富”的说法曾广为流传,但事实上,随着电白相关部门打击治理力度的升级与人们防骗意识的不断增强,如今从事电信诈骗的人日子并不好过,甚至很多还没得手就已经被抓获。
 
    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内,自称刚刚“入行”一个多月“还未开张”的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舒某一脸愁容,“真没想到还在练习阶段就被抓了”。
 
    而看守所内另一位犯罪嫌疑人林某的经历也很“曲折”,被捕前他已经参与电信诈骗几个月时间,但分到手的赃款只有聊聊数千元。林某说:“还不如正常打工的工资高,电信诈骗害人害己,我现在真是后悔不已。”
 
    打防结合治标且治本
 
    事实上,深谙电信诈骗危害性的电白人其实一直都在努力走出这个阴影。
 
    龙木兴回忆说:“在最早‘猜猜我是谁’阶段,电白公安机关就对其进行严厉打击,收效十分明显。我印象中很长一段时间里,电信诈骗几乎销声匿迹。”
 
    在电白也有这样一个说法,之所以有人跑去山头上打诈骗电话,原因就是怕被公安机关发现,无奈之下才选择遁入山林。
 
    可让龙木兴始料未及的是,这样的大好局面很快就被再度兴起的电信诈骗风波打破,尤其是从2014年开始,升级版的“我是你领导”大肆作乱,局面一下子又糟糕起来。
 
    此时电白人意识到,想要彻底治理好电信诈骗,光靠“打”是不行的,同时还得有“防”,必须要打防结合。
 
    既然是打防结合,自然要以“打”字当头。
 
    于是,当地公安机关坚持以“打”开路,摸索出“省市联合、共同经营、异地侦控、辨别团伙、各个击破”20字打击方针,重拳出击,围着打、追着打、精确打、持续打,始终保持严打高压态势。
 
    2014年,电白公安成立粤西地区第一支反电信诈骗犯罪大队,独立侦办或参与了“海燕一号、二号”、“305”至“319”和“飓风2号”等20多个省、市、区部署的专案收网行动。
 
    据电白公安分局反诈大队大队长李闯介绍,自建区以来,截至2016年4月20日,全区共破电信诈骗案422宗,刑事拘留439人,逮捕317人,抓获逃犯157名;共协助全国247个兄弟单位协破电信网络诈骗案件830宗,协助外单位抓获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245人,其中逃犯145人。
 
    电白公安还精心制作了扑克牌通缉令,将54名重大电信网络诈骗逃犯的头像制作成扑克牌,至今已抓获21名扑克牌通缉逃犯。
 
    李闯说:“最近我们大队还配备了先进的无人机,这样一来,即使犯罪嫌疑人躲到山里打诈骗电话,也逃不出公安机关的‘法眼’了。”
 
    打击成效再度显现,但这次电白人并没有止步,他们时刻提醒着自己——不仅要“打”得好,还要“防”得住。
 
    电白各部门不断下沉力量,加大对电信诈骗的预防排查工作。潘伟强介绍说,电白区每季度从全区60个综治成员单位派出230余人的工作组,进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重点镇麻岗、树仔两镇35个村(居)委会,深入开展排查、宣传和追逃工作。
 
    电白区林业局副局长何婕是驻电白区麻岗镇坑内村的干部之一。何婕在走访过程中发现,陈某具有从事电信诈骗行为的嫌疑,在基本确认事实后,她给陈某的家人讲明利害关系,最终说服陈某的父亲带着他到当地派出所投案自首。
 
    潘伟强说:“这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事例还有很多,通过深入工作,反复摸查,全区共排查出电信网络诈骗及银行卡犯罪重点人员1698人。”
 
    电白区还组织镇村干部包村包户、逐户逐人排查,建立线索排查登记薄、重点人员排查登记薄、人力资源排查登记薄、工作日志4本台账,开发了茂名市电白区反诈骗台账管理系统,通过深入细致的宣传工作,让更多人了解电信诈骗的危害,自觉远离,主动举报。
 
    面对这样出色的成绩,电白人没有丝毫骄傲,因为他们知道,一时松懈电信诈骗便会死灰复燃,只有不断将打防工作持续下去,才能真正“还电白一个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