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信息公告
新疆高院发布审理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特点:法院判决数量少
作者:    时间:2016-05-30
 
来源:法制网-法制日报
 
  法制网乌鲁木齐5月25日电 记者 潘从武 记者今天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召开的新疆法院审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案件情况新闻发布会上获悉,目前,在新疆区内,此类诈骗行为受害人人数众多、危害范围广,社会危害性大,但因犯罪行为更为隐蔽,侦查难、取证难、认证难、追赃难,导致此类案件尽管频频发生,但法院判决的案件数量不多。
 
  诈骗手段不断升级 作案手段非常隐蔽
 
  据新疆高院新闻发言人于会堂介绍,新疆各级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严厉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行为,维护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2013年至今年第一季度,全区各级法院审理涉及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案件12件,判决处罚46人,涉案金额714万余元,为被害人挽回经济损失143.8万元。
 
  于会堂说,近年来,犯罪分子借助手机、网络等通信工具和网银技术实施的非接触式的诈骗犯罪,作案手段花样百出,危害后果十分严重,人民群众对此深恶痛绝。从新疆法院审判实践来看,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诈骗手段不断升级,作案手段非常隐蔽。据统计,审判实践中反映出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形式多种多样,如彩票中奖、二手车买卖、亲人得病、交友恋爱、认识领导、冒充公检法、网络购物、网银升级等形式。特别是犯罪分子针对不同的人群精心设计骗局,花样翻新,具有很强的欺骗性和迷惑性。同时犯罪分子利用最新的科技手段,作案手法极其隐蔽。从以前的群发短信发展到微信、换号、改号等实施诈骗,诈骗款通过电子银行瞬间被转到境外,随后被取走。
 
  例如,乌鲁木齐天山区人民法院审理的被告人张颜诈骗案中,张颜在交友软件“陌陌”中建立了虚拟名为“刘忻娜”“李娜”“夏雪”的女性账号与被害人赵某、李某相识,并利用手机魔音变声软件将自己的手机通话中的声音变为女声,取得被害人的信任,先后以其家中母亲生病、母亲去世为由,骗取被害人45.5万元。
 
  于会堂介绍,此类犯罪团伙人员多、分工明确,成产业化发展。犯罪分子分工配合,“按劳分配”。
 
  例如,乌市天山区法院审理的被告人邵盘柱等4人诈骗案,2013年3月,被告人邵盘柱通过QQ聊天工具购买了大量新疆(以乌鲁木齐市为主)的中老年人员信息资料,并伙同绍伟强等3人在广西南宁市的出租房内实施电信诈骗。该犯罪团伙分工细致,邵盘柱负责提供场所、作案工具,邵松光等人采取“猜猜我是谁”的手段,冒充被害人的亲属,并谎称急需用钱进行诈骗,期间邵松光拨打电话1400余次、邵伟强拨打800余次、邵斌拨打1500余次。共计诈骗10.5万余元。
 
  跨地区犯罪特征尤为突出
 
  新疆高院刑二庭庭长刘彦平说,电信网络诈骗案跨地区犯罪特征尤为突出,侦破难度较大。司法机关查办的很多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绝大多数是跨地区犯罪案件。这类案件,涉案金额巨大,受害人数众多,且分布于全国不同地区,给案件的侦破和审理增加了很大难度。
 
  例如,乌市天山区人民法院审理的朱福求等5被告人诈骗案,被告人朱福求等人租住于广东省东莞市,在“58同城网”、“百姓网”发布出售二手车信息,先后骗取新疆籍被害人迪某27.4万元,骗取广东籍被害人伦某30000元,骗取陕西籍被害人郭某11.68万元,骗取北京籍被害人薛某11000元、郑某15万元,骗取福建籍被害人陈某27500元、骗取湖南籍被害人郭某3900元、骗取江苏籍被害人戴某33000元,骗取河北籍被害人孙某39600元。
 
  刘彦平说,往往会犯罪分子利用一些人想快速发财爱占便宜的心理,通过网络发布虚假信息,诱骗一些人上当受骗。同时诈骗方式从传统的电话短信向网络发展,诈骗活动更加方便快捷。
 
  例如,新疆塔城市人民法院审理的被告人梁英昌等4人诈骗案中,被告人梁英昌通过QQ(虚拟香港人姓名黄宇浩)与被害人谢某聊天,梁英昌以自己是香港体育彩票公司主管,事先可以知道体彩号码,可让谢某中奖为由,骗取谢某10万元,以同样的手段骗取李某68000元,该团伙共诈骗6名被害人,涉案金额60余万元。
 
  案件频发侦破难法院判决数量少
 
  新疆高院刑二庭副庭长余亮介绍说,近年来,新疆全区的网络电信诈骗案件数量呈上升趋势,从公安机关获悉,2015年全区网络电信诈骗案件同比上升95.57%,占刑事案件发案总数的9%。发案区域从北疆的乌鲁木齐、伊犁,向南疆蔓延发展。犯罪分子的诈骗手法更新升级快,防范打击难度大。
 
  余亮说,目前新疆法院审理网络电信诈骗案件相对并不算多,这也是网络电信诈骗犯罪的特点决定的。网络电信诈骗具有主体的智能性、行为的隐蔽性、手段的多样性、犯罪的连续性、传播的广泛性、犯罪成本低、后果难以控制和预测等特点,导致了这类案件取证难、抓获犯罪分子难、挽回经济损失难,也是公安机关破案率低的主要原因。新疆对电信诈骗等网络犯罪高度重视,去年10月份开展了打击网络电信诈骗犯罪专项行动,法院也是专项行动的成员单位。自专项行动以来,公安机关破获了一批网络电信诈骗案件,这些案件将按法律程序陆续起诉至法院,所以有一个过程。
 
  余亮认为,打击网络电信诈骗犯罪仅靠公检法是不够的,涉及工信部、银行、网络运营商等多个部门,只有相关部门紧密配合,才能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谨防五类网络电信诈骗
 
  新疆高院刑二庭副庭长吾丽亚提说,从新疆法院审理案件总结及从公安机关反馈信息来看,目前,网络电信诈骗大致可分为五大类,需要各界群众提高警惕多加防范。
 
  这些诈骗方式包括:利用伪基站进行诈骗,这种诈骗手段是利用搜索到的手机卡号码,发送诈骗短信,冒充银行实施诈骗,或者诱骗用户回拨电话进行诈骗;利用“猫池”进行诈骗,“猫池”是一种扩充电话通信宽带和目标对象的设备,可以随便拨打电话,也可以一次给很多手机拨打电话或发送短信,可以在短信中植入病毒安装木马,从而窃取用户的私密信息,故此类诈骗覆盖面广,危害极大;利用改号软件进行诈骗。它可以将来电显示随意设定成银行、电信、公检法、政府乃至亲友的电话号码,骗取当事人信任后,骗取钱财;使用木马病毒进行诈骗。通过QQ发送木马链接,对方点击后即可窃取对方信息,后冒充对方,诈骗对方亲友,或者将病毒藏在二维码中,如果用手机扫描,就可窃取手机主人的信息;“网络钓鱼”,这是最常见的诈骗手段,嫌疑人冒充各类机构比如银行、大型网购等,发送各类引诱信息,诱骗当事人上当受骗。
 
  多方合作严惩电信网络诈骗犯罪
 
  新疆高院刑二庭庭长刘彦平表示,新疆全区各级法院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严格法律适用标准,突出打击重点,维护人民群众财产安全,严惩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将始终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多次诈骗、将诈骗财产转移境外、受害人因财产被骗自杀等恶劣情节的,将依法从重处罚;对从犯、积极赔偿受害人损失认罪悔罪的,依法从轻判处。
 
  刘彦平说,针对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贪利目的,新疆各级法院将严厉经济制裁措施,使犯罪分子占不到便宜,加大财产刑的适用和执行力度,斩断犯罪分子再犯的经济基础。同时,加强与公安、检察机关的协调配合,严密追诉犯罪的法网;加强与电信、网络运营商、银行部门的协作配合,从根本上遏制电信诈骗犯罪的发展蔓延。
 
  他说,新疆法院还将加强司法建议工作,根据办案中发现有关部门的工作疏忽和制度漏洞,及时提出司法建议;加强司法宣传教育的力度,借助新闻媒体和媒介,公布典型案件,及时曝光、揭露犯罪分子的骗术,增强人民群众的防范能力。